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20200319

醫療新領域:遠程醫療抗疫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3月19日

農曆新年過後,我們在醫務中心立即啟動防疫的應變方案,成立應變委員會,建立內聯網專頁讓同事及時掌握訊息,執行預先指定的防感措施,加強同事對防感的認識,提供足夠保護衣物及潔手液。同時,響應政府的呼籲,實...

農曆新年過後,我們在醫務中心立即啟動防疫的應變方案,成立應變委員會,建立內聯網專頁讓同事及時掌握訊息,執行預先指定的防感措施,加強同事對防感的認識,提供足夠保護衣物及潔手液。同時,響應政府的呼籲,實行家居辦公,會議改以視像進行。醫務中心的運作比較簡單,不像醫院,儘管很多同事都沒有經驗,在資深護士的帶領下,做得井井有條,對將來的醫院運作是很好的準備。

 

疫情下許多病人都避免去醫院和門診看醫生了。醫管局各大醫院的急症室,少了很多病人,難得清靜。聞說各大私家醫院和診所的病人也減了不少,許多私家醫生都表示經營有困難。我們的醫務中心到診的病人也減少了,尤其是年紀較大的病人,很多都情願留在家裡。於是我們想到用遠程醫療,給病人覆診及開藥。遠程醫療可以用視像或電話進行。香港醫務委員會早前發出一份遠程醫療指引,剛好用作參考。


在香港推行遠程醫療,視像應診不成問題,最大挑戰是藥物供應。法例規定,病人服用的藥物,一定要由藥房、醫生或藥劑師直接交付,不能經過第三者,除非有病人的授權。換句話說,我們不能聘用速遞服務把藥物送到病人家裡,病人還是要授權家人或傭人走一趟。這情況和內地很不一樣!疫症發展以來,內地的遠程醫療服務迅速發展,如雨後春筍,估計一個月內,有一千萬人線上就診,然後由藥廠或藥房速遞藥物。遠程醫療看來會改變以後市民求醫就診的模式!

閱讀更多

醫策縱橫:COVID-19全球大流行   (馮康醫生)(刊登於信報)

2020年03月17日

踏進3月,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在內地基本受到控制。3月11日,全國確診數字減少到25。同日,世衞(WHO)宣布COVID-19為全球大流行病。目前,病毒擴散到超過140個國家及地區,感染人數超過15萬。 WHO以Dr. Bruce Aylward...

踏進3月,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在內地基本受到控制。3月11日,全國確診數字減少到25。同日,世衞(WHO)宣布COVID-19為全球大流行病。目前,病毒擴散到超過140個國家及地區,感染人數超過15萬。

 

WHO以Dr. Bruce Aylward為首的專家組2月中到中國包括武漢各地進行考察,評估中國的抗疫措施。Dr. Bruce Aylward在事後的記者會上,提出5個重點,作為其他國家抗疫的參考:1.追蹤每一個個案,因應不同地區實際疫情調整應變措施的力度;2.團結社會,全民投入分享責任,形成集體力量;3.調整政府功能,集中力量處理抗疫所需的醫療及隔離設施、醫護人員調動和物資供應;4.利用先進資訊科技及大數據系統全面實時掌控疫情;5.以科學為本制訂及調整防控及治療方案。總結來說,防控策略要基於科學和風險研判,做好個人衞生準備,全社會集體防疫,政府主導快速反應。

 

可以見到,國家對COVID-19的反應,吸收了2003年SARS的經驗,發動全民投入,規模大,行動快,透明度高。香港對COVID-19的反應,也是以SARS之後制訂的應變計劃為基礎,但在一些關鍵點,如減少過關人流、設置檢疫設施、保障口罩供應、接收滯留武漢港人等,給人的感覺總是慢了一拍。單從應變策略來說,2003年的SARS-CoV和2019年的SARS-CoV2雖然是兩兄弟,但行為表現完全不同。CoV2感染率高,死亡率相對較低,但病毒容易傳播,影響力較SARS還大。應變策略必須靈活調整。

 

有些國家因為在中國受感染病人中八成是輕微個案,認為COVID-19可以像一般傷風流感一樣應對。《刺針》醫學期刊3月7日的社評問:各國的反應是否太少、太遲了?

 

閱讀更多

永遠的楊永強  (馮康醫生)

2020年03月09日

三月起,楊永強教授不再擔任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的院長,由黃仰山教授接任。楊教授(EK)沒有全退下來。他仍然會在學院擔任醫療體系、政策及管理學部主管,還有新成立的醫療體系及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如此...

三月起,楊永強教授不再擔任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的院長,由黃仰山教授接任。楊教授(EK)沒有全退下來。他仍然會在學院擔任醫療體系、政策及管理學部主管,還有新成立的醫療體系及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如此說,在公共衛生學院,EK仍然繼續做我的「老闆」。

 

我由畢業那年做實習醫生開始,EK已經是我的「老闆」了。當年在QEH內科A組實習,EK是顧問醫生。那個年代QEH有三個內科組,每組由一名顧問醫生帶領。我做實習醫生的時候,EK應該才做了顧問醫生兩年左右。因為級別差距太大,我和他沒有甚麼接觸。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當值的晚上,會穿著窄身牛仔褲,有型有格地回醫院巡房,看急症入院的病人。當年的顧問醫生,一般都不會晚上回醫院看病人的。

 

在醫院總部工作的十年,我負責醫院規劃,還有建立今日的臨床管理系統,經常要替EK構思新的發展策略。全世界的醫療體制面對不同的挑戰,每個國家地區都要不斷地進行創新改革,解決公平、效率、質素、人才等各方面的複雜問題。醫管局的頭十年,各方面都要推陳出新,也就要不斷參考其他國家地區的改革經驗。EK從不接受人家怎樣做,我們就跟著做的做法,一定要另外構思最適合醫管局的方法。

 

EK要求高!當年最令前線同事和私家醫生不滿的,就是他要求專科門診做到「零」輪候時間。公營醫療服務要做到「零」輪候時間,代價很大。EK解釋說,「零」輪候時間不過代表適當的輪候時間,但他始終未有把他的理念解釋清楚。或許,他陳義過高,非一般人能夠接受。他獨特的領導氣質,菩薩一般的心腸,令追隨者心悅誠服。但在執行上,追隨者未必都能做到他要求的水平,這就做成政策的落差。

 

「沙士」之後,EK加入中文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開設醫療體系、政策及管理學部。葛雪菲教授退休後,他接任學院院長。在政府擔任局長的幾年,加深了他對整個政府決策及運作的認識。對於政府決策上碰到的瓶頸和死穴,他都有獨特的見解。所以,他為公共衛生學院取得不少在醫療體制和政策方面的顧問工作,除了政府和醫管局,還有其他東南亞國家、世界銀行和世界衛生組織。這些顧問工作迫使他不斷學習新的知識,構思新的方法,從體制政策方面著眼,提出改善建議。

 

我自問在這些方面也很努力。但無論怎樣努力,EK往往都比我看遠一點、看高一點、看深一點。沒法,他仍是超越常人的努力,仍是坐飛機也帶一大袋學術期刊上機閱讀。我追不上,只能繼續做他的追隨者!

閱讀更多
20200305

醫療新領域:疫症的歷史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3月05日

今天和大家講歷史。 還記得數年前在中大迎新活動上和新生閒聊,一位同學跟我說:「我主修歷史,是沒用的學科。」我立刻鼓勵他:「請你將歷史讀好。將來世界有大災難,你將會是『吹哨者』。」 我是業餘的歷史愛好...

今天和大家講歷史。


還記得數年前在中大迎新活動上和新生閒聊,一位同學跟我說:「我主修歷史,是沒用的學科。」我立刻鼓勵他:「請你將歷史讀好。將來世界有大災難,你將會是『吹哨者』。」


我是業餘的歷史愛好者。歷史是不斷循環的,「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從歷史的事件中也可領悟到很多管理的智慧和做人的道理。


歷史當然也滿載了人類和傳染病對抗的故事。疫症甚至影響了歷史的發展:東漢末年曹操在赤壁大戰裡潰敗,主要是由於血吸蟲、傷寒等疾病在軍中蔓延,造成大量士兵死亡;十六世紀,西班牙人將天花病毒帶到美洲,殺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美洲原住民;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五千萬人死亡,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雙方大量士兵死亡,間接促成戰爭結束。


香港在近代疫症也擔綱了重要的角色。大家對近年沙士固然記憶猶新,十九世紀末的鼠疫,以至五、六十年代兩次流感大流行,香港作為航運中心,不幸也成為瘟疫「集散地」,在世界各地造成過千萬人死亡。


在過去個多月裡,香港人從沙士的歷史中學習,共同組織了抗疫的血肉長城,與新冠病毒進行拉鋸戰,暫時逃過全城淪陷的厄運。香港從以往國際疫症轉運中心變為抗疫最前線,香港人的經驗絕對值得國際借鏡。


進入二十一世紀,人類在公共衛生和診治技術都有長足的發展。但是疫症也透過全球化、城市化和發達的集體運輸系統,加強它的傳播能力。人類在與傳染病的爭戰中並沒有取得優勢。


新冠肺炎疫潮將來如何發展?我沒有水晶球,但大家不妨參考二十世紀呼吸系統病毒疫症大流行的歷史,大概會得到一點啟示。觀乎新冠肺炎在世界各國傳播,「地球村」的疫情似乎方興未艾,大家要做好長期抗爭的準備。

閱讀更多

「疫」流而上  (馮康醫生)

2020年02月24日

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一月開始逐步擴大,全國的經濟活動都停頓下來。春節過後,工廠一般仍然處於停工狀態,我們醫院的建築工程,難免也受到影響。 2019 年底,我們醫院開展了檢驗消防及樓宇的程序,本來是要在二月...

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一月開始逐步擴大,全國的經濟活動都停頓下來。春節過後,工廠一般仍然處於停工狀態,我們醫院的建築工程,難免也受到影響。

 

2019 年底,我們醫院開展了檢驗消防及樓宇的程序,本來是要在二月底前完成的,結果給疫症打亂了時間表,看來要等多一段時間才能夠完成整個程序了。

 

驗樓之後,其實工程還沒有完成。由驗樓及收到政府的「入伙紙」,很多機電設施和裝修工程,都要作最後衝刺,全部完成才能進行樓宇交收。我們正式接收整座醫院大樓後,大型醫療儀器的供應商才可以進場進行裝置工程。由收樓到醫院正式開始營運,還有大量的工作。

 

疫症怎樣影響工程的進度?原來醫院許多的機電儀器組件、裝修傢俱、乃至某些特別儀器,都由內地製造和裝配。工廠關了門,這些物料的供應便出現問題。此外,工人開工也是個問題。原來香港有相當數目的建築工人,平時住在深圳,每天過關返港做工。這段時間,這批工人都只能留在深圳,不能開工了。

 

疫症拖慢了工程步伐,人算不如天算,但正好給我們機會,多了一點時間,把毋須依靠內地工廠的裝修工程做得精細一點,把醫院資訊系統的測試做得準確一點。還好醫院資訊系統已經進入最後用家檢測的階段。檢測工作需要資訊系統的工程師和我們的使用者坐在一起互動進行,不能坐在家中。大家就戴著口罩,在電腦前埋頭苦幹。

 

疫症促使我們提早完成醫院的應變方案,裝備好保護衣物,訓練好同事防止感染措施。我們雖然只有尖沙嘴小小的一個診所,但是就做足防止感染的配備和措施,特別騰空一個房間做隔離室,添置醫療用的空氣淨化儀器。農曆新年過後,我們成立了應變小組,在內聯網設立新型冠狀病毒的網頁,加強信息分享。疫症給予我們一個難得的機會在未正式開院前進行防止感染的演練,加強同事對傳染病的認識。

閱讀更多
20200220

醫療新領域:防疫一式之萬佛朝宗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2月20日

胡志遠教授兩星期前在本欄提到他的土法防疫七招。我也是「沙士」過來人,期間更中了招,住了三個星期醫院,因此有點防疫心得,可以和讀者分享。 「沙士」襲港期間,我每天進出病房一兩次,了解受感染病人的進...

胡志遠教授兩星期前在本欄提到他的土法防疫七招。我也是「沙士」過來人,期間更中了招,住了三個星期醫院,因此有點防疫心得,可以和讀者分享。

 

「沙士」襲港期間,我每天進出病房一兩次,了解受感染病人的進度,為同事打氣。每一次進出病房,都做足防感染程序,穿好防護衣物,但是最後還是受到感染。好在病情不算嚴重,沒有需要深切治療。萬幸!


我做醫務行政工作,毋須直接接觸病人,在有充分保護下,仍然受到感染,有點不明所以。當時並肩作戰的雷兆輝醫生認為,疫症期間,醫院環境中的病毒量異常地高,使感染風險躍增。同樣道理,可以解釋有關2019新冠狀病毒的傳播率、住院率、死亡率等數字,相比國外和國內、國內其他省市和湖北武漢,都有相當的差異。


其實,我當年受感染的原因,在還沒有受感染之前,已經給老同學袁國勇教授點破了。「沙士」爆發初期,我數度邀請袁教授到威院給我們意見及指導。有一次開會後,我和他一起離開,他看到我擦了兩下鼻,即時警告:「你這樣擦鼻,很容易受感染!」我當時開完會,也沒有立即用酒精潔手,後來真的中了招。


這之後我就知道,防感招式之中最重要的一招,還是潔手。口罩的主要作用,是在自己有呼吸系統症狀時,戴上不要傳給其他人;在人多的公眾場所,可以避免他人在短距離把病毒傳給自己。但口罩不是最好的保障,反而很多時候要戴著的人經常用手調整口罩位置,把病毒帶到面上,增加感染風險。防疫最重要的一式,萬佛朝宗,潔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