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醫療新領域:抗疫新武器(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7月09日

新冠病毒肆虐期間及延後的跟進,紅了外科口罩,紅了核酸檢測,紅了遠程醫療,也紅了健康碼。此外,有一種檢查也紅了起來,成為抗疫的秘密新武器,那就是移動電腦掃描。 早在2月,世衛專家考察中國抗疫情況,已...

新冠病毒肆虐期間及延後的跟進,紅了外科口罩,紅了核酸檢測,紅了遠程醫療,也紅了健康碼。此外,有一種檢查也紅了起來,成為抗疫的秘密新武器,那就是移動電腦掃描。

 

早在2月,世衛專家考察中國抗疫情況,已經指出武漢的醫院利用電腦掃描,配合快速核酸測試,大大加快了診治的速度。當時世衛專家指出沒有很多國家能夠像中國一樣配置這麼多的電腦掃描儀器。平時我們看中國大城市的醫療體制,覺得有很多濫用的情況,造成浪費,想不到抗疫當頭,這些平常看起來過多的高端醫療儀器,竟然發揮決定性的作用。

 

參考武漢抗疫的經驗,國家最近發布了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發覺除了醫院建設的標準,還有在武漢一役中建立奇功的「方艙醫院」,也有了新的建設標準,已經不是把大大的展覽或比賽場館分隔成方塊區域那麼簡單,其中包括了移動電腦掃描的設備。我於是上網查看有關的資料,發覺原來不只在內地,在英國及其他本來電腦掃描不足的國家和地區,均有購置移動電腦掃描儀器作抗疫之用。

 

移動電腦掃描儀器一般配置在像大型貨櫃車一樣的車架上,像巨無霸,我想在香港狹窄的環境很難應用。進一步探索,原來最近有醫療儀器製造商已經生產出可以在醫院內使用的移動電腦掃描機,只要房間四壁及天花地面有鉛牆及隔絕輻射的設施便可。最初製造的移動電腦掃描儀器,只能照腦,對防控肺炎沒有用處;最近製造的,已經可以照肺部的影像了。

 

香港醫管局及私家醫院加起來有不少電腦掃描,疫情防控得好,資源調撥得宜,應該可以應付我們抗疫的需要。但知道有多一件武器可以應急,也是好事!

閱讀更多

醫策縱橫:第二波 (馮康醫生)(刊登於信報)

2020年07月07日

7月第一天,美國單日新增COVID-19確診人數超過5萬人,嚇死人!流行病學專家都在預測第二波疫情什麼時候會來臨。100年前的流感全球大流行,估計總死亡人數5000萬至一億。第一波在1918年的3月至7月發生,死亡率相對輕微;第二...

7月第一天,美國單日新增COVID-19確診人數超過5萬人,嚇死人!流行病學專家都在預測第二波疫情什麼時候會來臨。100年前的流感全球大流行,估計總死亡人數5000萬至一億。第一波在1918年的3月至7月發生,死亡率相對輕微;第二波在9月至12月發生,大多數死亡的人都在這13個星期內。

 

那麼,美國新增感染人數的再度飆升算不算是第二波?南美洲尤其在巴西的疫情擴散是不是?我看都不是,只能算是第一波的延續。在美國,首先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的東北區,特別是紐約,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一直在下降。新增的病例都發生在之前相對不受影響的州,也是在這些州,人們缺乏耐性,拒絕繼續家居隔離,急不及待要重新開放經濟活動,使防疫措施失效。

 

第二波可以避免嗎?權威醫學雜誌《刺針》6月27日的社評說可以,但有兩個條件。第一,有早期症狀的人必須懂得盡早自我隔離,然後盡早進行測試,務求48小時內確定診斷;第二,如果第二波出現(可能在9月至12月之間),根據港大梁卓偉團隊的建議,就要即時追蹤、檢疫、隔離,務求第一時間切斷病毒的傳播。而減低病毒傳播,需要綜合的預防措施,包括戴口罩、潔手、限聚、增設社交距離、家居隔離等。

 

最大的問題是,一旦第二波出現,公眾對政府、政客、流行病學者的信任,可能已經蕩然無存了!

閱讀更多
IMG_0150副本

衝刺  (馮康醫生)

2020年06月15日

大家有做過家居裝修的話,大概都會經歷過工程滯後的煩惱。裝修期快完了,好像還有很多工程沒有完成,工程承辦商拍足心口,信誓旦旦,說一定準時完工,你不知信他多少。家居裝修可能不過是 60-100 平米的地方,現在我們...

大家有做過家居裝修的話,大概都會經歷過工程滯後的煩惱。裝修期快完了,好像還有很多工程沒有完成,工程承辦商拍足心口,信誓旦旦,說一定準時完工,你不知信他多少。家居裝修可能不過是 60-100 平米的地方,現在我們的醫院是 10 萬平米的建築面積,進入裝修工程的最後衝刺階段,感覺上還是有點驚心動魄。

 

醫院除了面積大之外,房間多,功能系統也多。整間醫院的房間數目超過 2700,有不同大小和功能。最小的房間,像一些儲物間和廁所,10-30 平米的空間,設施簡單,不構成問題。一般的病房和每一張病床的配套設施,看起來簡單,卻涵蓋了不同的功能系統,由機電、醫用氣體、到資訊科技,完成裝置後還要通過功能測試,每一項都是個挑戰。至於最複雜的房間,像微創手術室、無菌消毒房、先進醫療設備房、電子互動教學演講室等,更不用說了。此外,還有醫院整體的運輸系統,像氣動物流、箱式物流、污衣被服收集、垃圾收集,這些大家平常到醫院不會留意的系統,其實都需要運作暢順,才可以有效地支援醫護人員的工作。

 

進入最後衝刺期,承建商需要增加地盤的人手,地盤經歷過新冠病毒疫症大流行的冷清後,驟然熱鬧起來。有一些裝修物料,因為疫情延誤,還是要到最後這一兩個星期才完全到齊。同事們開始為收樓作交收前檢驗,仔細地把所有的錯漏瑕疵記錄下來,待收樓後再跟進。大家晚上經過醫院大樓的時候,看到燈火通明,正好見證了醫院建築工程最後的完結。

閱讀更多

醫療新領域:醫在瘟疫蔓延時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6月11日

新冠肺炎雖然沒有打垮我們的醫療系統,但衝擊還是不小。 公營醫療系統由於要全面備戰,暫停了很多非緊急服務。但這個措施也令輪候時間進一步延長。由於醫管局的使用率已經飽和,過去數月累積的非緊急手術,可...

新冠肺炎雖然沒有打垮我們的醫療系統,但衝擊還是不小。

 

公營醫療系統由於要全面備戰,暫停了很多非緊急服務。但這個措施也令輪候時間進一步延長。由於醫管局的使用率已經飽和,過去數月累積的非緊急手術,可能需要數年才能解決。再加上經濟不景,市民負擔能力下降,以致醫療需求由私營流向公營系統,使公營醫療百上加斤。

 

醫療服務停擺也衍生了其他非傳染性疾病的問題。以腸胃科為例,由於很多內視鏡檢查被取消或延遲,拖延了胃癌和腸癌的診斷,以致近期癌症發病率不升反降,令不少患者病情惡化。很多老人家由於擔心受到感染,即使有病也不敢到醫院求醫,以致一些嚴重的急症如心臟病、中風等延誤了診治,錯過了治療的「黃金小時」。

 

此外,很多醫療用品和藥物的生產地因本國的抗疫需要,將醫療物資界定為「戰略物資」,限制了出口。加上供應鏈因運輸、物流業服務停頓而受到影響,供應減少、需求上升勢必引發醫療通脹,以致醫療成本進一步攀升。

 

在私營醫療方面,由於大家都重視個人衛生,大人改為家居工作,小朋友不用上學,減少了社區感染的風險,流感高峰期也提早結束了。私家診所受疫情影響,求診人數大跌,一些以服務內地病人為主的醫療機構,服務需求的跌幅甚至超過九成,有個別醫療機構甚至因而倒閉了。另一方面,由於擔心公院內有新冠肺炎病人,很多產婦擔心院內感染,改為到私院分娩。產科服務因而成為私營醫療的「逆市奇葩」。

 

從正面的角度看,疫情令公私營醫療服務此消彼長,也為進一步發展公私營協作製造了契機。

閱讀更多

醫策縱橫:私營醫療的抗疫角色   (馮康醫生)(刊登於信報)

2020年06月09日

COVID-19全球大流行,我們成功抗疫。但是,6月頭,各國的疫情還沒有靜下來,美國每天的死亡人數過千,英國也超過三百,巴西的數字更不斷上升。另方面,南韓發現有新的社區感染群組,香港持續幾天重現本土個案。疫症還...

COVID-19全球大流行,我們成功抗疫。但是,6月頭,各國的疫情還沒有靜下來,美國每天的死亡人數過千,英國也超過三百,巴西的數字更不斷上升。另方面,南韓發現有新的社區感染群組,香港持續幾天重現本土個案。疫症還沒有過去,大家不宜掉以輕心。

 

在抗疫最緊張的時候,公立醫院的病毒檢測、隔離病床、深切治療病床等服務都極度緊張。香港抗疫靠的全是公共醫療,私營醫療沒有什麼有組織的參與。疫症導致私家醫院除產科外,病人數目大幅減少。近期,有私家醫院和診所為健康人士進行病毒測試,總算在抗疫過程中扮演了一個角色。

 

私營醫療在抗疫過程中,其實可以做得更多。新加坡政府在組織基層醫療醫生參與抗疫方面,最富前瞻性。基層醫療醫生都是私家醫生,他們在社區裏為社群進行病毒檢測和醫學監察,教育民眾認識新冠病毒,讓公立醫院集中資源處理最高危的懷疑感染者和確診病人,值得學習!

 

此外,政府如果能夠及早向私營醫療以合乎成本效益的方式購買非緊急性服務,可以大大減少醫院管理局累積排隊等候診治的病人。私營醫療以抗疫為重,合理定價,可以加速為這些病人診治。疫症期間,公立醫院癌症的治療沒有中斷,輪候時間得以很快縮短,其他非癌症的病人卻要苦苦等候,輪候的時間長了許多。

 

最後,不少私營醫療集團在疫症期間大力發展遠程醫療,以視像為病人診治跟進病情。這種嶄新的診治模式,對慢性病人尤其方便。

 

政府如果能夠改善有關的政策,參考英國的國民保健服務,促進遠程醫療在醫療體制內的角色,可以減少疫症發生時對病人的影響,也可以長遠減少公營醫療服務的負擔。

閱讀更多
1590607921_Tr-1280w

醫療新領域:新常態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5月28日

隨著各國新冠病毒的疫情逐漸紓緩,封鎖措施陸續解除,不少人都在討論社會將會出現甚麼變化,會不會有「新常態」。 2003年SARS之後,香港人生活上有了幾個看來微不足道但重要的變化。第一,大家一起吃飯會選擇使用...

隨著各國新冠病毒的疫情逐漸紓緩,封鎖措施陸續解除,不少人都在討論社會將會出現甚麼變化,會不會有「新常態」。

 

2003年SARS之後,香港人生活上有了幾個看來微不足道但重要的變化。第一,大家一起吃飯會選擇使用公筷;第二,冬天流感季節很多人都懂得病了就戴口罩;第三,大家進出醫院診所都習慣洗手。這些都是很好的習慣,某程度上幫助了我們這次成功抗疫。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後,各國因應不同的社會制度、文化習慣,作出不同的反應,成效各異,有優有劣。可以見到,以下三方面的公共衛生政策最為有效:(一)快速廣泛地進行測試、檢疫緊密接觸者和隔離確診者;(二)減少從其他疫區輸入的風險,這不單指在海關的封鎖進出,更包括保護像老人院這些高危的地方和社群,防止病毒輸入;(三)執行社交距離,限制群眾聚會和活動,而最重要的,是全民在公眾地方都要戴口罩。

 

這次疫情紓緩之後,社會將出現甚麼「新常態」?我最希望見到是每年流感季節,有更多的人打流感疫苗;不要等病,所有人在公眾人多的地方和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時候都戴口罩;政府能夠發動和組織基層醫生參與防疫,廣泛地在社區為市民作快速檢查和測試,在基層醫療和社區層面監察及防止傳染病的傳播,減少公立醫院的負擔。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