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醫療新領域:個人化的健康管理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10月17日

隨著自願醫保的推行,醫療保險的運作模式也漸漸從單純的住院醫療賠償,發展出以預防醫學和慢性疾病管理等為基礎的靈活計劃。而醫療科技的發展,也為預防醫學帶來突破性的發展。 傳統的預防醫學,主要依賴流行病學...

隨著自願醫保的推行,醫療保險的運作模式也漸漸從單純的住院醫療賠償,發展出以預防醫學和慢性疾病管理等為基礎的靈活計劃。而醫療科技的發展,也為預防醫學帶來突破性的發展。
 

傳統的預防醫學,主要依賴流行病學的研究,從而找出「風險因素」(Risk factor),並為社會制訂減低整體風險的策略。例如控制吸煙以減低肺癌發病率、為50歲以上人士作大腸癌篩檢等,都是一些以公共衛生角度來推行的預防醫學計劃。

那麼,在個人的層面,又怎樣推行預防醫學呢?一些比較個人的風險因素,例如家族病史、生活和飲食習慣等,便是個人預防醫學的重點。近年,有不少研究利用統計學的數據分析,將各種個人的風險因素歸納和量化,並設計出計分系統,以更準確地預測患病風險。
 

近年各類醫療診斷技術突飛猛進,無論在準確性和靈敏度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一些診斷心臟病的血液生物標記(Biomarker),透過化驗技術的創新,進一步發展成為監測高血壓治療的輔助指標。根據指標數值來調校血壓藥劑量,從而減少血壓高引致心臟病及腦退化的風險。此外,3D立體斷層乳房造影檢測(3D mammogram)的乳癌檢測準確度,比傳統技術提升逾40%,舒適性也大為提高。3D乳房造影技術大大增加了女性參與乳癌篩檢的吸引力。最近更有本地醫療科技企業發展出可攜帶式的裝置,利用一隻裝置了生物傳感器的戒指,準確地檢測出睡眠窒息症等睡眠問題。

中大醫院將會引入這些醫療創新技術,設計出一系列個人化的健康管理計劃,透過創新的預防醫學改善香港人的健康。

閱讀更多
20191003

醫療新領域:自願醫保頭半年(一)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10月03日

自願醫保由今年四月推出至今,剛好半年。目前還沒有看到政府或保險業界發表的任何數據。有保險業界的朋友告訴我,自願醫保的退稅優惠吸引了不少人購買;此外,不能拒保的條文也促使一些患有慢性病的市民開始購買醫...

自願醫保由今年四月推出至今,剛好半年。目前還沒有看到政府或保險業界發表的任何數據。有保險業界的朋友告訴我,自願醫保的退稅優惠吸引了不少人購買;此外,不能拒保的條文也促使一些患有慢性病的市民開始購買醫療保險。果真如是,政府的政策目標可以說是初步達到了。
 

我到政府的自願醫保網站查看,由四月到九月底,政府確認了27間提供自願醫保產品的保險公司,合共推出了26個認可標準計劃,162個認可彈性計劃,總數188個。逐個計劃打開來看,很多文字,也很多數字,看得眼花繚亂。在認可標準計劃方面,政府的網站登錄了標準保費一覽表,有關保費數字羅列得很清楚,不過很多保險公司又設有不同的附加契約,不同的優惠或其他保障,市民要作出選擇,不能不逐一瀏覽。在彈性計劃方面,我想一般市民應該沒有這個時間及能耐把162個計劃詳細分析比較。這些計劃的公布無疑增加了私營保險方案的透明度,但市民的選擇一點也不容易。

自願醫保能否給購買者真正的醫療保障,鼓勵更多病人使用私營醫療,從而減少公營醫療服務的壓力,目前言之尚早。單看現已公布的188個認可計劃,透明程度增加了,混亂情況不見得就因此減少,似乎不足以改善私營醫療保險的效率。其中,有兩個因素至關重要:(一)計劃給予購買者的保障是否足夠;(二)計劃對購買者長遠的經濟負擔。

閱讀更多
HA Go

HA Go  (馮康醫生)

2019年09月23日

我母親早前在 HA Go 的「易拉架」前拍了一張照片,儼然變成了「蝦膏大使」!「蝦膏」,是 HA Go 的暱稱,是醫管局最新推出的病人移動程式。我最近到威爾斯醫院的眼科覆診,也順帶啟動了個人的「蝦膏」。由於程式剛剛推出...

我母親早前在 HA Go 的「易拉架」前拍了一張照片,儼然變成了「蝦膏大使」!「蝦膏」,是 HA Go 的暱稱,是醫管局最新推出的病人移動程式。我最近到威爾斯醫院的眼科覆診,也順帶啟動了個人的「蝦膏」。由於程式剛剛推出,病人必須要到指定的專科門診驗明身份之後,才可以啟動。我在眼科覆診,要走到李嘉誠專科門診的內科部門,找到臨時的啟動站,才完成需要的程序,不太方便。

 

HA Go 的主要功能包括預約專科門診排期《預約通》、就診時間提示《預約紀錄》、繳費用的《繳費服務》、藥物訊息《e藥通》等。HA Go 還整理了之前已經開發的移動程式, 像《醫管局與你》、《威院急症先鋒》、《HK Blood》、《喜程》等,一起放在同一個平台上。目前看來,主要功能集中在提供訊息方面,對病人的就診旅程提供的支援有限,但總算是個好開始。

 

醫管局醫院多、專科多、病人多,要創造一個統一的移動電子平台,全面連貫地支援病人的就診旅程,並不容易。我們將來在中文大學醫院便簡單許多。有一點我覺得很重要,就是要讓病人自己掌握個人的病歷紀錄,患過甚麼病、有過甚麼診斷、做過甚麼手術、吃過甚麼藥,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能幫助病人和照顧者掌控自己的健康及身體狀況。很多醫生覺得人的病歷紀錄是醫生的知識產權,我卻認為病人的病歷紀錄是屬於病人的!

閱讀更多
20190919

醫療新領域:老有所依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9月19日

每星期的門診教學,我喜歡找慢性疾病的個案跟醫學生討論。讓他們一方面了解疾病和藥物相互影響的複雜性,也可明白家庭和社會因素對照顧慢性病患者的重要。 今天的「教材」,是一位坐著輪椅,精神萎靡、口齒不...

每星期的門診教學,我喜歡找慢性疾病的個案跟醫學生討論。讓他們一方面了解疾病和藥物相互影響的複雜性,也可明白家庭和社會因素對照顧慢性病患者的重要。

 

今天的「教材」,是一位坐著輪椅,精神萎靡、口齒不清的老伯。陪診的家屬更令我「眼前一亮」,是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婆婆。原來她是老伯的姨媽,也是一位獨居長者。「自兩個多月前發現他變成這樣後,我每天都會到他家中照顧他,但我實在吃不消了……」老婆婆訴說著。


經初步評估,老伯應該在兩個多月前中風,導致半身不遂,語言能力也失去了。同學們都很關注如何幫助他們,但打了多個電話,向不同的部門和病房求助後,都不得要領。最後,只得把老伯送往急症室(在此謹向威院急症室同事致歉)。


一個九十多歲的獨居長者無力照顧另一個七十多歲的獨居長者,最後由急症室「硬食」,這是香港「高齡海嘯」的一個縮影。現時香港社會人口結構出現「高齡少子化」現象,由於獨身、生育率偏低等因素,將來獨居長者數目更會大幅增加。


雖然政府已在公營醫療系統投放不少資源,但從以上的故事,可以看出對慢性疾病老年患者的照顧,不單是醫療資源的問題,而是一個老有所依的社會問題。


中大醫院在這問題上可以擔綱甚麼角色呢?我們正從三個方向去研究:首先,利用資訊科技和人工智能技術,加強健康管理、遠程醫療和家居照顧的能力。此外,中大醫院將和其他醫療服務企業合作,為慢性病人提供一站式服務平台,以照顧他們住院以外的其他需要。第三,我們也跟保險和銀行業商討,在自願醫保的基礎上,發展一些新的服務計劃,以提供更全面的照顧。


但願「老有所依」不是香港人的奢望。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病人的啟發(三)  (廖慧嫺女士)

2019年09月12日

「這裏地方都很新淨,設計都好清雅,有一種格調。」 「醫生護士態度好好,病情解釋好清楚。」 「都幾有效率。」 「同我以前去過的診所好不同,這裏不錯呀!」 這些都是中文大學醫務中心開始投入服務的時...

「這裏地方都很新淨,設計都好清雅,有一種格調。」

「醫生護士態度好好,病情解釋好清楚。」

「都幾有效率。」

「同我以前去過的診所好不同,這裏不錯呀!」

 

這些都是中文大學醫務中心開始投入服務的時候,我曾經聽過病人眾多意見之中的一小部份而已。雖然只是寥寥一兩句,要得到人家的認同卻不是容易的事。有一種傳說,就是中國人的心特別大,習慣把要說的話、想說的話都愛放在心裏頭,不輕易地講出來。因此每一句病人意見都得來不易,更何況是讚賞呢!

 

相比要獲得病人的意見,在籌備醫務中心的預備工夫上也不是簡單的一回事,彷彿這小小的醫務中心就是將來的醫院專科門診部的縮影,讓我們以此為試驗場所。由貫徹醫院風格的設計裝修、保安系統的應用、儀器物品的購置、電子醫療病歷系統的改良、藥物名册及項目收費的訂定、支援病理及影象的商業伙伴、業務推廣的資訊、聯絡病人的溝通模式,以至診所職員的工作服等等事宜,都是經過整個團隊細心考慮齊心協力而成。故此,病人所提出的意見就好像一張成績單,反映出我們團隊的預備工夫如何與及服務水平是否合格。

 

看到醫務中心漸漸上了軌道,心存感恩。與此同時,自己卻要離開,放下與醫務中心同寅一同奮鬥的機會,心中難免不捨。不捨還是要放下,因為有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工作任務擺在眼前。

 

有人獲悉我工作上有所調動,走來勸說「老友,別再把那一早丟掉的「勇」字牌,再往身上掛囉。」聽了我只能唯唯諾諾,這會是最後一次罷!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病人的啟發(二)  (廖慧嫺女士)

2019年09月06日

「我要投訴你的護士,我的兒子不是病死也會因為不停地喊而死,你們護士究竟有沒有愛心的?你們人手不足,怎樣可以好好去照顧病人?又不讓我們在床邊陪伴,你間醫院的規矩真不人道……。」坐在我面前的男士...

「我要投訴你的護士,我的兒子不是病死也會因為不停地喊而死,你們護士究竟有沒有愛心的?你們人手不足,怎樣可以好好去照顧病人?又不讓我們在床邊陪伴,你間醫院的規矩真不人道……。」坐在我面前的男士不停地咆哮,由投訴員工個人的處理手法開始,愈駡愈激到投訴醫院的管理和不合時宜的員工指引,以至整個醫療系統的不足。

 

從病人或病人家屬的角度來看,他批評得沒有錯。任何系統都會有不足之處,更何況是二十多年前的公營醫療系統呢?員工只可以依本子辦事,談不上有任何彈性處理問題的機會。但今天我們所追求的以人為本、以病人為先的服務理念,相信護士會有很多的機會去發揮愛與關懷。

 

處理病人的投訴是很多護士主管最不想處理的事情之首,因為那種場境肯定是不愉快、不融洽,被人罵到狗血淋頭,甚或是污言穢語滿天飛及難以收拾的局面。但不想做還須做。那個時候的護士主管都相信機構所額外發出的管理津貼(俗稱管理費)應該是包了這類工作。

 

由不想做,不懂得去做,慢慢變成很喜歡去做。因為多了和病人直接對話的機會,每一個病人都有他/她的故事,他們的批評和質疑往往像一塊照妖鏡,直接了當反映出服務的不足之處。先不說誰對誰錯,處理病人投訴簡直是一種訓練機會。可以訓練自己冷靜去面對突發事件、耐性去聆聽別人的訴求、清楚去瞭解服務的涵蓋和性質、與及快速去決定解決方法。這完全是一種實踐及驗証人事管理理論的最佳方法。

 

想來,所有表面上看似難啃的工作,經歷磨練之後,也有可能成為日後自家的拿手本領呢!

閱讀更多